马哈鱼的力量

星期六的时候,书本历险记,险些没了3千多块钱,真是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。星期天,用了三个小时换公车去宋庄,再用三个小时回来,在那里呆了两个小时,喝了杯茶,说了些话,递了张名片。此时也没有辛苦的感觉了。索性享受。连续两天在人间逛,看见了形形色色的人,看见了最好看的一个男孩子,有着澄明的眼睛,单纯而朴实。晚上和爸爸打电话,奇怪了很长时间,我是怎么了最近?为什么喜怒无常,情绪波动十分之大呢?不应该,明明应该心里最没事的时候啊?又闹了半天,得出了结论,原来我是要做当代艺术家了呢!颇为得意,长出了天狗的鼻子。  
基因这个东西很奇妙也很恐怖,如果大脑构成的细胞都一样,那么想法如何不一样?在22岁的时候,坐在妈妈的对面,由衷的感到恐怖:她的心里在想什么我都知道,大脑的每一个皮层动那么一下我都看的见,感受的到。突然感同身受的理解了马哈鱼的力量。在那一瞬间,我心里发誓,我要离的远远的,永远不要让那种力量苏醒。血缘,真的是剥夺安全感的东西,被封印的黑暗。 今天收到品毓的明信片,喵~ 理性的形式是什么?

About GloriaYuYANG

art historian, writer, Ph.D.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,
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