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垩纪

今天一切仍然浑浑。
晚上的时候,确认明白了一件事情。我被伤了。看现在的自己坚强的盔甲,一个声音清晰的响起,遍体鳞伤。who, when, why, where what已经不再重要,我已经浮在半空之中,过去撕裂在背后成为即将暗淡的烧云,被吹散。前面是模糊的而又巨大的,未知应许之地。莫名其妙的会想起北京卡通,想起姚非拉在一个夏日清晨写的文字里面啃着西瓜,想起mint,淡而纤细的眉眼黑黑的瞳,在天使塑像前摔倒的一跤,想起桑桑,小丑倒吊男的齿轮。想起有一天,我终将忘记,流放记忆。who, where, when, why, what已经不再记得。突然从挣扎的回忆的藤蔓里滑脱,跌入半空之中,又像沉入深海,漂浮,寂静,有隐隐约约的光线从广袤的深暗中透过。醒来的时候,看见自己是海滩上的一个小小的坚硬无比的贝壳,有着淡水的花纹。海浪冲刷,后退。

About GloriaYuYANG

art historian, writer, Ph.D.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,
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