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间的少年-旅行中的tips

今天早上起来,做着琐事,打水回来,突然间想起一个少年。

冬天去云南的一个人的旅行,带给我很多东西。无论是路途的艰险,风土人情的迥异,一个人的任务和寂寞,偶得同行旅伴的趣事快乐,还是最后的归家,似乎整个20岁的人生因为那个而开始。 回来后一直没有写回忆,我有意把它们沉起来,免得讲不通。有些人永不会知道,理解这个世界的奇妙。 直到最近,有些细节慢慢的会突然的浮现,恩。这些细节,是我每一次旅行的珍宝。怪味豆的旅行。

徒步虎跳的开始,十分艰难。三个人很快就放弃。剩我们六个人仍在痛苦的挣扎。挣扎到纳西雅阁吃饭。才正式开始。现在回想起来,简直是fabulous marvelous fantastic极品的体验,但是当时,我只是想着不要放弃,坚持,不能放弃。最累的就是上山那段,18弯,强度极大。

徒步的时候,美妙的是,可以走个够,可怕的是,似乎走不出去,只有走路,没有终点。

直到山顶后,一切开始美妙起来。下18弯的时候欣赏风景,密密的林子,我们的马夫,牵着负着我们沉重行李的马,悠然自得的吹口哨,唱歌。我们则是小心翼翼。远远的看着中虎跳的水。长江,在那个地段美丽。

翻过一座山后,就开始翻群山。我的痛苦开始了。高高的山上,在轮廓边际处凿下一条小窄路,暴露在山的最外面,下面是斜斜的山的肌肉,风大极,不小心或是体重太轻就会被吹下去。说是小路,其实是石头,泥土,滑滑的没什么落脚的地方,只能单人通过。我的痛苦,来自于恐高症的发现,我会晕。我虽然体育很拿手,但是我的平衡一直十分贫弱。惨了山涧瀑布流下来,石头浸在水中。很滑。下面的山陡斜的延伸到深渊。我身子向里面歪着,根本不敢望下面,心里直发抖。以前在高楼上有玻璃护着,觉得没什么。现在。走到山口的时候,大风呼呼的吹,所有人都倚着山,半蹲着,一点点往前蹭。我讨厌我自己的恐高,真的是很致命的弱点。

我们早上9点出发,下午5点终于到了half way,传说中的大名鼎鼎的传奇般的half way。他们正装修。马夫走了,下面的行李我们要自己背了。

Half way 的balcony美极,凉亭内是木制的屋檐,挂着各国国旗的小木牌,大风一吹,木制的丁当。外面是雪山。。。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的天啊。我的天啊,心里一时间很多念头又什么也没有。

现实是,在那里,我发现我的瑞士军刀没了,最后一次用是在纳西雅阁吃饭的时候。心里有一丝,明天回去取吗?

我们准备一鼓作气赶到中虎跳。七点之前下到公路,住宿Tina’s。天要黑了,如果天黑之前没有下到公路,我们死定了。风越来越大。

下山的最后一段,可以看见公路了。那个时候天突然开始迅速的暗淡下来,风也吹着野草呼呼的,像角斗士的开头,我回头招呼最后两个人,看见他们身后的夕阳火烧云,黑红参半,绚烂而惨烈,斜斜的山坡上,那对情侣手拉着手,黑黑的轮廓模糊。我转过身,默默的迅速的下山。大风。

十分钟之内,我们到了Tina’s,让老板娘十分惊讶。走的真快。十分钟之内,天已经是夜晚了。 晚上的时候,好好的吃了一顿。夜里的房子好像要被风连根拔起,吹到神仙国去。夜晚的月亮,满月的月亮,是有三圈光晕的,红,绿,白白的弥散开去,印象深刻的月亮,在大风之夜。

六个人打扑克,一直是最年长的那个倒霉。啊,我们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孩子,他一直用分析的方法和保守的态度,每次都惨掉。 每次都是说着不可能的输惨!

那个少年,是和我的军刀在一起的。

晚上的时候,尝试用这里仅有的一部电话打给纳西雅阁。我们的手机在这地带没有任何信号。本来没抱什么希望。结果,居然捡到了,说是我们出门的时候落在地上,被后来的旅客看到,留在那里了。说可以明天上午开车沿公路送过来。千谢万谢,觉得像奇迹,又在想应该酬谢多少呢。

早上起来,走到老旅馆看到一张通告,一个外国男人,独自一人上虎跳,失踪。八月的事。给老板娘留了50元钱,准备给来送的人。就下去中虎跳去看了。仍是走陡陡的斜坡,在半高的草中一深一浅的滑下去。几个人散的开,四下里无人。

四下里无人,是前一秒。突然之间,在我们身旁,出现了那个少年。深红的运动衣,衣领上是一枚亮的徽章。红润脸颊黝黑肤色的当地少年。我们被吓了一跳,从哪里冒出来的,为什么跟着我们?看到我们疑惑的望着他,他说,他是来送刀的。到了以后,发现我们下来了,他就顺便跑过来找我们。他是早上7点从公路一路小跑过来的。今天是集市,没有车往这边走,回去也会走路的。老板娘的儿子,上初中。他有些气喘的说着,我看表,现在是10点。我只是沉默的盯着他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盯着他因找到我们而流露的高兴的表情,简单的话语,冒汗的额头。我手里温热的刀。同行的男生把50元钱塞给他,我才反应过来。连忙道谢。他不要。很惊讶我们提出这句话。他说他要回去了。我们也很惊讶。他提着衣领的那个亮亮的小徽章给我看,我是团员,单纯的自豪。期待的亮晶晶的目光。其他的话我什么都没有听清。脑子里回想的是昨天晚上,大家说早上用半个小时开车来送一次刀,50元,差不多够了。脑子里嗡嗡一片。

这个地方,有着不一样的大风,不一样的月亮,不一样的人。

我们是什么样的人。

原来那个东西,是团徽啊。

他笑起来牙齿很白,挥挥手,又跑回去了,就像他来一样,几秒钟,高高的草中,又只剩我们几个,走在前面的几个女生,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样的事。

那把刀是我爸爸送给我的,我很珍惜它。现在它一直是温热的,有着那个少年的气息。它是我的宝贝。

50元的概念。陪我们翻山越岭走了8个小时的马夫和马,付的价钱是80元。住的地方是15元。稍远一点的怒江峡谷中,一年收入0元。 以后还是把这些细节的纪录转移到老地方吧。但是今天,破例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GloriaYuYANG

art historian, writer, a dog person, NYC-resident (not new yorker), a ph.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,
此条目发表在Travel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2 Responses to 此间的少年-旅行中的tips

  1. 说道:

    我一直很期盼能有机会独自去云南旅游~~

  2. 说道:

    纯朴的少年~~团徽….不知道还有多少团员记得自己的团徽,记得自己是个团员党员….更不用说了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w

Connecting to %s